各位老铁们,大家好,今天小编来为大家分享诗词中的叙事艺术相关知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如果可以帮助到大家,还望关注收藏下本站,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谢谢大家了哈,下面我们开始吧!

诗词中的叙事艺术

古人常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句话充分体现了古人对诗词中叙事艺术的重视和推崇。在古代中国,诗词是一种重要的文学形式,通过吟咏婉转动听的文字,将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生动地展现出来。叙事艺术恰恰是诗词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能够让读者在优美的语言舞台上,领略到丰富多彩的人生故事。

古诗词中常常出现一些叙事性很强的作品,比如《木兰诗》、《长恨歌》等。这些作品通过抒发主人公的情感和感受,将故事情节展开,让读者仿佛亲眼目睹其中的一幕幕。在《木兰诗》中,我们可以看到木兰为父代战的坚毅与顽强;在《长恨歌》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王昭君为国为民的忧愁与无奈。这些作品用简短而凝练的文字,将主人公的心理活动和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让读者深受感动。

在叙事艺术中,诗人往往通过描写人物形象和环境来展现故事的发展。他们运用丰富多样的修辞手法,如比喻、拟人、象征等,用形象生动的语言揭示人物的性格、心情以及周围环境的变化。通过舞文弄墨,巧妙运用意象和符号,诗人能够在读者的心灵深处勾勒出一个个鲜活的形象和情景,使读者仿佛置身于其中。

正是因为叙事艺术使得诗词这一古老的文学形式具有了生机与活力。它让读者在诗词的世界里感受到人物的喜怒哀乐,体验到故事的起伏跌宕。通过诗词的叙事艺术,我们能够了解到古人的文化、历史、价值观等方面的内容,也能够从中汲取到智慧和人生的启示。

诗词中的叙事艺术是一种令人敬畏的艺术形式。它通过独特的方式,将人物的喜怒哀乐展现得淋漓尽致,使读者在阅读中沉浸在丰富多彩的故事中。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叙事艺术都具有不可替代的魅力,它让我们感受到了诗词创作的无穷魅力,也让我们对于古人智慧和情感有了更深的认识。

诗词中的叙事艺术

1、表达方式:诗词中主要运用叙述、描写、议论、抒情四种表达方式,其中描写、抒情是考查的重点。描写方式有动静结合、虚实结合等的不同;抒情方式(直接抒情和间接抒情)有直抒胸臆、借景抒情(寓情于景、情景交融、情景相生、以景衬情)、寓情于事、寓情于理等。

2、结构形式:常见的有首尾照应,开门见山、层层深入,先总后分,先景后情、卒章显志,过渡、铺垫、伏笔等。

3、修辞手法:主要有对偶、比喻、拟人、借代、夸张、排比、反复、象征等。

4、写作技巧:包括赋比兴、衬托、对比、渲染,卒章显志、画龙点睛、以小见大、欲扬先抑、联想想象、语序倒置等。

5、艺术风格:包括雄浑、旷达、冲淡、飘逸、沉郁、豪放、婉约等。 语文语句特色评价用词:

准确、严密、生动、形象、深入浅出、通俗易懂、语言简练、富有感染力、说理透彻、发人深省、寓意深刻、委婉含蓄。

语文语句在表情达意方面的作用:

渲染气氛、烘托人物形象、点明中心、突出主题

语文语句在文章篇章结构上的作用:

总起全文、引起下文、埋伏笔、做铺垫、承上启下、前后呼应、首尾呼应、总结全文、点题、推动情节发展。

诗词的叙事艺术有哪些

常见的表现手法(或艺术手法、表达技巧):

(一)抒情手法:

(1)直抒胸臆(直接抒情)

eg: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2)借景抒情

eg: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3)托物言志

eg: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于谦《石灰吟》

(4)寓理于物

eg: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5)借史咏怀

eg: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二)描写方法:

(1)衬托

正衬

eg: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以动衬静

eg: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反衬

以声衬静

eg: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以乐景衬哀情

eg: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2)想象和联想

eg: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3)白描——无修辞、不讲求对仗工整、不求押韵eg: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三)修辞手法:

(1)比喻——最常见。作用:生动形象

(2)拟人——形象生动eg: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3)对比——表达自己对事物、世事的感情eg:食饱心自若。酒酣气益振。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4)夸张——使感情表达更强烈、更鲜明、更能感染读者eg: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5)借代eg: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朱门”指代富豪之家。常见的借代:战争——烽火、狼烟、干戈书信——鸿雁、尺素、青鸟、锦书、尺牍马、马车——平聪、玉鞭、玉勒、征辔太阳——曦和、东曦、金乌、金盆月亮——蟾宫、玉兔、素娥、婵娟、银盆、玉轮、玉环、玉盘、清辉、桂树……

(6)双关(包括谐音双关、语意双关)eg: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丝”:谐音双关,同“思”;“泪”:语意双关,既指熔化的蜡液,又指相思之泪。

(7)用典——引用古代诗句、神话故事、历史人物活动,收到言简意赅、语意含蓄而不直露的效果。

(8)倒装eg: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正常语序为:神游故国,应笑我多情,早生华发。)

(9)叠词——增强韵律感,起强调作用eg;寻寻觅觅,冷冷清清,戚戚惨惨。

(10)互文——避免词语单调重复

eg: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诗词的语言是艺术

【聆听诗心02】江岚博士在第一讲中提出,骆宾王的《咏鹅》在唐诗中属于末流,因为这首诗言尽意于景,没有什么深意。但它仍然属于好诗。再如杜甫的千古名篇《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这首经典诗篇,最后升华了主题,情感和意义非常明确,没有言外之义。那么到底好诗的标准是什么?江岚博士认为,诗歌是语言的艺术,好的诗歌最关键的是语言好,语言是诗歌的灵魂。语言一定要准确,明白晓畅,不刻意使用古奥的词语、晦僻的典故,诗歌不是炫耀学问,诗歌不是谜语,正如钟嵘所言:“词既失高,则宜加事义。虽谢天才,且表学问,亦一理乎!”诗歌更应该避免华丽辞藻的堆砌,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要表达什么。语言既可以高雅,也可以通俗,只要适合内容的表达就是好的。比如陆游的名篇《示儿》:诗歌的语言是艺术性的语言。汪曾祺先生说,诗的语言是流动的,澄澈、透明、洁净。我们不妨欣赏一首汪曾祺先生的现代诗《坝上》:江岚博士谈到,诗歌的语言虽然可以通俗,可以口语话,但不可口水话,口语诗不等于口水诗。有些人把一句话多加几个标点符号,分成几行,就认为是诗歌了,这种缺乏趣味的所谓的诗,只能暴露出贫乏和低俗。胡适先生具备深厚的国学功底,但他开创了新文化运动,提倡白话文,他带头写过一些白话诗,但都是滥诗。从“语”到“文”之间存在着很大的距离,语文合一过于理想化,而且很容易破坏汉语言的文字美。也许我们的语文课改成“汉语”、“国文”更为合适。第三、好的诗歌一定要发自内心,言为心声。我理解,所谓心声,就是真情和正义。真情让读者产生共情,正义让读者产生共鸣,能够感动人、激励人的作品就是好作品了,或言尽意尽,或言尽而意有余,只是表达方式上的差异。江岚博士5月20日的讲座还给了我另一个启示,如何普及诗教。童子科取士从汉代开始,到宋朝实现制度化,宋代出现的“神童”是最多的。我就想,其实世上不缺神童,缺的是一套让他们展示的舞台,而其中最关键的是一套考核评价制度,考核是最好的指挥棒。现在的中小学课本中文言文和诗歌的占比已经大幅度提高,中高考试题中相应内容的权重也提高了,各地举办的诗词大会之类的活动也越来越多,这其实还不够。最好的办法是普及在校学生的诗词写作,在接受古诗词熏陶的要鼓励强迫他们进行创作。孩子不缺天赋和能力,缺的是一套考核激励办法。回顾前几年各种考证项目如火如荼的场面,如果我们把政策资源向诗教倾斜,那么效果无疑是可以预期的。

唐朝诗词的艺术特征

初唐时期的代表作家是“初唐四杰”——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唐代建国初的诗歌仍沿着南朝诗歌的惯性发展,柔靡纤弱,毫无生气。

“四杰”的出现开始转变了这种风气。他们才气横溢,不满现状,通过自己的诗作抒发愤激不平之情和壮烈的怀抱,拓宽了诗歌题材。

这种激扬豪迈的格调,为唐初诗坛吹进一股新风。诗中表现了青年人不甘寂寞,想投笔从戎,到边疆建功立业的热望。宁可做个低级军官(百夫长),也不想作书生老死窗下。

继“四杰”而起的是陈子昂,他从理论上对南朝以来衰弱的诗风提出批评,认为这类诗专门玩弄华丽的辞藻,内容空虚,抛弃了《诗经》重视思想性的传统。对此他耿耿于心,提倡学习“汉魏风骨”,恢复建安时代的诗风。

他的38首《感遇》诗实践了自己的主张,影响很大。沈佺期、宋之问的贡献主要在诗歌格律方面。他们总结了“永明体”以来诗人们探索诗歌格律的成果,以自己的诗作,促进“近体诗”最后定型。

唐前期以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陈子昂为最。武则天专权时期,宋之问、沈佺期的诗歌成就较高,使绝句、律诗最终定形。盛唐时期,诗歌极盛,田园诗、边塞诗兴起,田园诗以王维、孟浩然为最,边塞诗以岑参、高适为佳。

李白、杜甫为盛唐诗歌最好的作者,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等作品,杜甫的《兵车行》等作品为盛唐的天空增加了许多云彩。

中唐诗歌有大历十大才子等人创作,白居易为中国诗歌的又一高峰,代表作《长恨歌》、《琵琶行》。唐朝晚期,杜牧、李商隐的诗歌成就很大,诗歌创作多忧国伤时。

唐朝中期,词定型。唐中晚期产生了不少词作,大量写词的有温庭筠。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唐诗

诗词和艺术的关系

我国历代文化里,诗歌与音乐的关系密不可分。音乐不仅对我国诗歌的内容、题材、形式和风格的形成有着深远的影响,对中国历代诗歌的生成、传播以及发展也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诗歌与音乐在向现代文明发展的过程中,两者时分时合。诗歌是一种人们非常喜欢的艺术形式,要想弄清诗歌与音乐的关系,首先要弄清诗的根。“诗歌”,顾名思义,“诗”和“歌”是密不可分的,好诗的诞生激发了音乐的多样化,它们就是这样相辅相成地陪伴着。

一、我国历代诗歌与音乐的历史关联性

诗是最早绽露的文学萌芽。诗和音乐像一对孪生的姐妹,从诞生之日起就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以它特有的声情韵律感染着万千读者,影响着人们的精神世界。

(一)诗歌与音乐的渊源

我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每一首诗,都是可以合乐歌唱的,“风”“雅”“颂”便是根据音乐特点所做的分类。从《诗经》到《楚辞》,以至律、绝、词、散曲,都清晰地展现了我国古代诗歌创作中对音乐美的追求与进步的足迹。历代文论对此问题也不乏探索与灼见。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说:“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袁枚《随园诗话》说“其言动心,其色夺目,其味适口,其音悦耳,便是佳诗”;明代诗论家谢榛的《四溟诗话》主张“诵要好,听要好……诵之行云流水,听之金声玉振”;清人刘大在《论文偶记》中说“积字成章,积章成篇,合而读之,音节见矣;歌而咏之,神气出矣。”从几千年的中国文化来看,诗歌和音乐相结合更是水乳交融的艺术表现手段。诗歌与音乐有很多共同之处,它们都是以抒情见长,都十分讲究节奏、韵律、音调。我国历代诗歌都具有格律化、音乐性、“韵律美”。在古代文化里,“音乐入诗”是个热门的话题。音乐艺术,可谓是古代传承下来的“永恒主题”。诗歌传唱的盛行不仅为古代文化的传播发展、继承做出了贡献。使我国历代、现代的诗歌和音乐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从诗歌与音乐文化渊源的角度来研究,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视角,这会使我们对诗歌与音乐之间的认识变得更加全面和清晰。

(二)以汉代为分界的诗、乐相互关系

在我国汉代诗歌与音乐的研究领域中,中国古代文化精神史上它们也极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作用。在汉代,人们继承并发扬了我国诗歌与音乐结合的传统,新创立的律、绝二体新诗,尤其渗透了音乐元素,比古体诗歌更适宜入乐。由此,诗歌与音乐的交互关系密不可分,让我们重温了诗歌与音乐的融合性,在我国诗歌与音乐的演变史上,汉代是一个重要的文化演变阶段。自汉代开始,乐发达,诗鼎盛,是乐与诗的完美结合,促进了音乐与诗歌的共同发展;同时诗对乐的精妙描写,使热衷于音乐、诗歌的人都受益匪浅;保证了音乐与诗歌朝着更加健康和理性的方向发展。

(三)现代诗歌与音乐的传承与发展

现代诗歌与传承音乐是音乐和实际意义的语言结合,这就是诗歌的本质意义所在。而任何一个时代的诗歌形式必须是与该时代的音乐相适应的,顺着这条线索,我们就会发现,现代歌曲正是现代诗歌与现代音乐的结合,反映着现代人的喜怒哀乐,强烈的抒情性是它突出的特点;它也继承了赋、比、兴的手法,也采用重章叠唱的传承方式。

每个时代亦有与该时代音乐相适应的诗歌形式,音乐的变化发展必然引起诗歌形式的变化发展。认识到现代音乐是当代的诗歌形式,那我们就不应再去盲目探索新诗的形式。现代的人们应更加投入到现代音乐歌曲的创作中去,尤其是要投入通俗歌曲的创作中去,使这种诗歌形式得以提高,从而得到不断的新发展。

二、诗歌与音乐在文体上的相辅相成性

诗歌与音乐来自语言文字的内在支出,只有载着情感的语言,才能将潜藏在语言内部的音乐借节奏、音调、韵律美等语言形式表现出来,并引起读者们的心灵感应和共鸣,从而给人以美的享受。以下就从诗歌和音乐的节奏、音调、韵律美来展开说明:

(一)诗歌中的乐感呈现(节奏、音调、韵律美)

在我国古代生活中,任何事物的节奏都是调节感觉反应一致的,节奏在诗歌的音乐里表现得淋漓尽致。诗歌与音乐的节奏,是由不同语音排列次序,形成抑扬顿挫的韵律,主要有一定的轻重高低的音律和一定时间间歇所形成,每一个顿数之间的时值相等,这样读、唱起来就形成了有力的节奏感,因此诗歌与音乐节奏才真正和谐、表里如一,更为融合。

历代诗歌与音乐的音调调配上也很讲究,所以读的时候抑扬顿挫,唱的时候也更富有旋律感。音调是表达感情的,诗歌与音乐是感情宣泄的窗口,诗歌与音乐的音均是四种音调,每一个音调一旦改变其高低升降,就改变了其意义,这是音调的特色之一。音调的高低、升降、构成了语言的音调,而高低、升降是音调的主要表现所在。

我国历代诗歌与音乐以其独有的艺术魅力,“韵律美”充分体现出诗歌与音乐的精髓之处。诗歌具有一定的音乐性和“韵律美”。完美的“韵律”,一方面可以加强诗歌与音乐的节奏感,达到和谐整齐的感官审美效果;另一方面则可以促进情感的抒发。可见,诗歌与音乐的韵律与感情的抒发有很大的关系。我国历代的诗歌与乐上十分注重“韵律美”,但“韵律美”表达的方式比较自由,没有硬性的规定。韵律对诗歌与音乐的创作具有重要意义,使诗歌和音乐更加悠扬动听,形成一个完美的整体,以此来加强诗歌的“韵律之美感”。

(二)诗歌中的音乐“感受”

在我国历代艺术的表现中,诗歌与音乐往往结合在一起共同宣扬。在诗歌里,乐的句型构成节奏,声调和语调构成旋律,韵式相当于调式,从而形成了诗歌对音乐的感受。优秀的诗歌,体现了音乐本身的力量和精神所在,体现出音乐的感觉和诗歌的节奏。诗歌应该体现出一种张力,并融合内在的魅力和生命力。在诗歌里,我们很容易发现音乐的存在,诗人们喜欢用音乐如歌声,演奏曲,去抒发情感,用这种无形的有规律的音流,把人们的视觉转移到听觉历史上去,并由此而产生新的美的艺术效果,得到一种顿悟灵通的微妙艺术享受。(三)诗歌的音乐“美”特性

诗歌是一种特殊的文学体式,对音乐美的表达有着相当高的要求,“诗”是诗歌对事物和存在个体自身神秘而神圣的言说方式,诗歌不但有义,还有音。诗歌的节奏和抑扬变化是音乐抒情的重要手段,也是形成听觉艺术形象的主要因素。一切有成就的诗人都很重视诗歌语言的音乐美的特性。有音乐学者,坚持诗歌是音乐美的固有的特性,关键在于确认和坚持诗歌的音乐性为前提。诗歌在结构上复沓、整齐、对称等,因而也产生了回旋往复、一唱三叹的强烈的音乐美感。这种结构的特点及规律也就形成了一种“大节奏”,如果将整首诗歌想象为一句,那么这种大节奏即相当于诗句内部的节拍,缺乏这种大节奏,诗歌整体的音乐美感就要逊色多了。正因如此,我国古典诗歌才在结构形式上严苛始终,操守不改。

三、诗歌与音乐意义分析

诗歌与音乐,必然是促进了诗的音乐性。而好诗的诞生又激发了音乐的丰富多样化,它们就是这样相辅相成地“陪伴”着,助于探究历代诗歌以及音乐的发展脉络,认识到文学艺术的共融性。一首优秀的音乐艺术歌曲,带给我们的不单单是音乐上的享受过程,更是心灵上的感情表达,很好地将我国历代诗歌的精髓,充分展示在音乐曲之中,以求诗歌词和音乐完美的结合,从而创作出特色鲜明、情景交融、清新典雅的艺术佳作。

音乐和诗歌的关系是一种独立而又从属的神秘关系,音乐必须表现诗歌的意念,就像我们拿颜色表现画的意念一样。我觉得诗歌与音乐的融合,是整个中国文化一脉相承的结果。很多现代的音乐在词的表达形式上,仍不可避免地借鉴或套用或模仿了诗歌的语言格式与风格,用古典诗词的形式来创作现代音乐艺术,这在整个主题表达上无疑是一个先入为主的捷径,无论是说在情怀上还是感情上表达,古典诗歌往往具有将语言与情感一同浓缩,从而增添许多音乐艺术回味的空间和意境悠长的韵味。在历代诗歌与音乐在传承中,无论在历史进程还是文本演变中,都存在着相互作用、相互彰显的关系。认清两者的关联性与意义,将推动诗与乐文化的纵深化发展。在我国历代音乐与诗歌的艺术道路,它们经历了数千年悠久历史。在古代,诗歌本身具有格律化、音乐性,且具有韵律美。本文从新的角度探讨了诗歌与音乐之间的深厚渊源以及它们之间相辅相成的关系,从而使我们对诗歌与音乐之间的关系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我们更应该弘扬本民族优秀文化,同时加强各民族文化间的交流,是世界文化向前发展的重要途径。

诗歌这个词语里面本身包含了“音乐”所在。由此可见,诗歌与音乐的密切关系。二者之间始终相辅相成,互相交融。

关于诗词中的叙事艺术的问题分享到这里就结束啦,希望可以解决您的问题哈!